首頁
春綠江南岸
排行

春綠江南岸

作者: 呂瑤瑤
分類: 其他
更新: 2024年04月02日

溫家絕了戶,家中田宅被親戚們虎視眈眈。

小醫女溫雲顏無奈之下,不得不捨棄了竹馬書生的婚約,咬著牙,花了三兩銀子,救了一個即將被殺的奴婢,入了自己的贅。

第一次見麵時,霍澤狼狽地蜷縮在臟兮兮的牢房的角落裡,饑腸轆轆,滿身傷痕。

他低著頭,彎著脊梁,抱膝蹲在她小巧的繡花鞋旁,肮臟的手指不敢觸碰她乾淨的裙角,聲音嘶啞,哀求道:“好姑娘,求求您,帶奴回家,奴很聽話的。”

溫雲顏本以為牢中關押的都是窮凶惡極之徒,來時的心都是硬邦邦的,可一見他,心中竟生憐憫。

給他上藥,喂他飯食,幫他換衣。

男人像頭溫順乖巧的獅子,小心翼翼地收斂著身上的殺氣,黝黑的眸子裡滿是她的臉,醜陋的臉扯著笑,好生純良乾淨。

朋友勸她:“此人容貌醜陋,年歲太大,又毫不知恥地向你獻媚,可見心術不正,你一個小丫頭怎麼壓得住他的脾性?”

霍澤容貌被毀,身強體壯,習得一身武功,在外人麵前,滿身殺氣

親戚們甚至村裡人都不敢隨意招惹她家。

村裡人皆在背後紛紛議論:“溫二傻了,得了個這樣嚇人的男人,女兒家這輩子可就毀了。”

家中娘和姐妹們不滿這門無媒無聘的荒唐婚事,處處看霍澤不順眼,處處挑他的毛病,鐵定了心要趕他出門。

可溫雲顏很滿意,她的夫君很聽話,乾活從不偷懶,幫她種草藥,跟她學習醫術。

兩人婚後,倒也算婦唱夫隨。

夫君自小受了許多苦,容貌被毀,村裡人背地裡嘲笑他,可他總是一笑而過,一副逆來順受的模樣。

溫雲顏氣不過,覺得他性子柔弱,便拿起藥鋤杆子要為他出口氣。

夫君總是攔住她,悶聲道:“顏娘,沒關係的,從前我就是這般過來的,現在還有口飯吃,我一點也不苦的。”

久而久之,溫雲顏對他愈發心疼憐愛,雖無男女之情,卻待他似家中親人。

後來溫雲顏帶著一家人到了京城,無意間發現了乖乖夫君虛偽殘忍的一麵。

昔日裡楚楚可憐的夫君,拿著乾淨的白布慢條斯理地擦著手上的血,麵無表情地踩著她的竹馬的臉上,笑道:“這些年來,我好不容易把你的小青梅騙得團團轉,她呀,蠢死了,我可捨不得離了她。”

那一夜,他回了家,溫雲顏一紙休書摔到他的臉上,舉起藥鋤作勢要往他身上砸,一腳便把他踹出了家門,放了狠話,道:“我不要你了,莫賴在我家,你自謀生路,往後做個好人!”

那個雨夜裡,霍澤的高大的身影在幽幽夜色中沉默靜立良久。

男主文案:

霍澤被人陷害,一夜間被抄了家,從人人景仰的大將軍淪落到了容貌被毀、無人識的奴隸。

為了活下去,他隻能委身於一個民間小醫女,千方百計地討她歡心,很恥辱地成了吃軟飯的贅婿。

溫家是絕戶,他成了溫家唯一的男人,和溫雲顏擔起了養家的擔子,勤勤懇懇地當牛做馬。

名義上的妻子年歲小,還是個不知事的小丫頭,每到深夜,他還要忍受她那磨人的小性子。

冇辦法,霍澤壓著昔日裡當將軍的臭脾氣,用了今生最大的耐心,變著花樣給她開導,哄著她歡心。

甚至還要給她洗貼身衣物……

再到後來,麵冷耳根軟的小妻子漸漸放下對他的戒心,真心實意地待他好。

她會不由自主地拉他的手,會想儘法子給他治好臉上的傷疤,會在深夜裡紅著眼笨拙地安慰他。

甚至準許他睡她的床……

霍澤想,大不了以後給她當牛做馬,一輩子哄著她歡心。

直到她親眼看到他撕破溫良的麵具、舉起屠刀殺人時,她冇了往日對他的那份愛憐,狠心絕情地休棄了他,歡歡喜喜地奔向了另一個男人。

沈欽道,與她青梅竹馬,一個受了宮刑的史官,連一個男人都算不上。

常年寫史修撰,隻會讀書,為人無趣呆板,不解風情。

言語刻薄,處處刁難她,給她使臉色。

霍澤一直不明白,這種人怎會討溫雲顏的歡心,又怎麼會配得上她。

他厭惡此人。

後來,霍澤提著刀要砍掉沈欽道的頭時,溫雲顏跪在他的腳旁,紅著眼,低聲哀求道:“阿澤,我待他如兄長,我的心上人自始至終都隻有你一人。”

“你這副模樣,我真的好害怕,你彆殺他,好不好?”

霍澤笑了。

眾目睽睽之下,他拉著溫雲顏站起,以指尖輕輕地擦拭她臉上的淚痕,冷峻的臉終於露出一絲笑意,道:“好。”

再到後來,直到仇人追殺,他躺在血泊裡,眼睜睜地看著溫雲顏捨棄了他,再一次奔向了那個該死的閹人,霍澤才知道,自己的真心竟被人玩弄於股掌之上!

小貼示:

1、男女主年歲差九歲。

2、女主不是聖母,是男主太會裝可憐啦!

3、出場年齡,女主十六,男主二十五。

4、女主冇有渣了男二。

5、感情線會虐男主。

6、男二因為性格耿直,不會變通,後來被施以宮刑。

7、當然是歡歡喜喜大結局啦!

8、第一次寫文,歡迎一切寫作指導。

春綠江南岸最近章節
呂瑤瑤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